返回首页|能源行业产品大典 人才市场 与我互动
中国光伏频道
扫描关注能源界官方微信

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光伏 > 企业资讯

晶科电力:以定制化方案多样领跑

2017-05-03 14:58:54  来源:互联网    关键词: 晶科  领跑 
  5个项目、400MW

  依靠精细化管理,晶科能源成本控制业内领先,2016年于全球组件企业中问鼎。同样依靠精算,继2015年中标大同领跑者项目并顺利完工后,晶科在2016年中标了5个领跑者项目,和中电投以400MW的规模并列第一。

  2015年大同领跑者中没有引入电价竞争机制,12家企业随机抽取地块。晶科抽取的地块相对较好,加上晶科能源对领跑者项目所需组件的大力支持,项目按期顺利完工。

  而2016年领跑者项目开始竞价,参与企业更多,而且地块挑选顺序按评分名次进行,情况更为复杂。

  投标企业要知道自身软硬实力和在行业的排名,要了解分析潜在竞争对手的情况和可能的报价区间,要尽可能做满自己的技术分和实力分,以及就这些资料结合自身情况再推导投标价格。

  为了保证项目顺利中标,晶科电力反复地到现场踏勘。“领跑者基地一公布通过我们就会第一时间赶过去;发招标文件的时候又去配合投标再去一次现场;做标书阶段有疑问再反复地去。”晶科电力设计院副院长弓传河介绍道,设计部门也会听取工程部门的意见,设计院、工程联合踏勘,他说这已经成为领先光伏投资企业的常态。

  晶科的自我升级

  新的领跑者评分标准中有企业的技术实力和研发实力等评分项,以及是否承担了国家级的重要课题。晶科能源在去年一季度开始,每季度产量都是全球第一,出货量全年第一。晶科的实验室也承接了国家“863”计划的研发工作。电站体量上,投标时晶科电力光伏电站持有量约1.2GW,基本能够拿到业绩满分,到2016年年底,持有量达到了1.8GW。

  大同领跑者一期项目中,晶科电力的50MW电站组件采用用的是晶科能源的60片270W多晶高效组件,逆变器华为的组串式占了80%。弓传河告诉笔者,这个方案从目前的成果来看,收益显著,双方已经开始更深入的交流,合作了集控系统,目前项目运维方式主要依靠监控系统,对于故障区域实行精准定位。

  除了对逆变器的选择,许多业主对智能营维的需求甚至超过多路MPPT带来发电量的提升。“在复杂地形下,无论是常规养护还是故障排查,便捷高效的营维系统成为光伏电站的’大脑’”。弓传河认为,“大规模(50MW-100MW)光伏电站管理单元远比小规模电站复杂,需要高效可靠的智能运维系统,实现系统化、集约化管理,业主在选择智能运维系统时需要从系统设备、智能巡检、发电效率等多方面权衡利弊。”

  记者在现场监控中心发现,组串式逆变器能采集每一串组件阵列的运行情况,包括电压、电流的细微波动都会采集到,通过这些精确采集到的数据,进行分析,可以对故障进行精准定位,大大减少了运维人员排查时间。

  “在没有应用智能系统之前,我们对电站运行情况主要靠人力巡逻。现在用智能组串式方案,靠设备就能进行后台监测,我们只需要进行周期性的巡检,非常方便,大大减少了项目的人工运维成本。从成本和运维效率方面来考虑,光伏电站智能化是必然趋势。”晶科电力现场运维经理告诉记者。

  弓传河还提到了4G无线传输技术在光伏电站后期运维中的优势:采用PLC取代传统的光纤通讯,部署简单,减少工期,非常适合复杂场景应用,后期运维只需要定点维护,节省工作量。

  虽然对组件效率的要求没变,但晶科在技术方案中自己“加码“。“去年单晶280W太容易了,今年要想中标,就得至少用高效295W的组件。”弓传河说,“目前晶科的PERC高效单晶,转换效率达到了18.02%,高于17%的要求。我们甚至可以做到305W。”今年5.5GW的领跑者中标方案中,单晶PERC的效率几乎都是290W和295W的,但高效产能仍然捉襟见肘。“今年就面临着没有高效组件可买的尴尬。”弓传河说今年如果新增9GW左右的第三批领跑者, 高效组件产能仍然紧张。

  定制化领跑:多样领跑,多种难点

  水规总院加大了对领跑者项目的监管力度,中标企业对光伏组件等主要零部件的采购都需要向总院提供采购合同以确保采用了与标书中承诺效率一致的产品。后期水规总院、国家能源局、鉴衡、国网中国电科院等还会成立联合验收组对项目的建设、设计、运维、设备选型 发电量、系统效率进行验收。而且还会检查农业、渔业是否能够和谐共存发展,是否按照当时承诺的技术方案执行。

  “我们对每一个领跑者基地都做了详细的分析和技术方案。”弓传河说,“在投标前,不要只想着光伏这点事儿。”他认为光伏企业在做光伏电站尤其是领跑者这样先进项目的同时,要兼顾到当地政府规划领跑者基地的其它目地。

  大家熟知的大同领跑者基地位于煤炭采空区,而新增的8个领跑者基地内容各不相同。除张家口光伏奥运廊道位于高速公路两侧外,其余均为地形复杂或需要精细化长久运营的项目。

  芮城是国家级生态文明示范区,此次的500MW(总计1GW)光伏基地地处黄河中条山脚,以宜林地和荒山地为主。晶科电力的团队走遍了几乎每一座荒山荒破,取土找专门的农业专家做实验,成立农业专题组,研究当地土壤适合种什么,当地农户种植作物,当地支柱农作物。“芮城以药材为主,所以我们也制定了相应的方案。”弓传河说,“今年的技术方案要求很高。”

  而同样位于山西的阳泉领跑者则位于煤矿采空区,技术方案中要体现对煤矸石矿区的生态恢复治理。

  虽然同处山东,但新泰和济宁的项目也有不同。新泰要求发展高效农业,对单亩农业产值还做了要求,先农后光。“济宁地块分成两类,一些地面稳沉的地块需要结合农业,另外被水淹没的采煤沉陷区需要根据矿井分布选择打桩或者做漂浮。”弓传河说。晶科排名比较靠前,所以选了漂浮地块做水面光伏。

  乌海基地也位于矿区。但乌海地处内蒙接壤宁夏,接近阿拉善地区,沙漠化比较严重,除植被恢复之外,还要进行土壤沙地改良。

  两淮领跑者位于国务院督办多年的煤炭采空区,地形最为复杂。部分地区还在采煤,采完煤之后还会继续沉降。地质情况不允许打桩,所以在招标文件中规定了做漂浮电站。晶科调查了大量的当地水文资料,结合水系情况和极端状况,是否会出现枯竭现象,如何同渔业结合起来,水质如何等等,最终给出方案,一锤定音。

  为应对这么多样性的领跑者项目,晶科做了多个“定制化”方案:

  “采煤沉陷区我们首先做稳沉报告,这不是一般地勘单位能做的,需要找最有权威的当地煤炭勘测研究院,他们对当地情况了解最清楚,然后对这些地块进行分析,看稳沉系数,看煤层,没这些合作单位的支撑,我们也不敢进行。”

  “新泰评审可研的时候,市委书记、各局领导非常重视,对光伏企业提出的方案逐条问答,农作物、棚型、间距、材料、水源等问题问得很细,没准备的公司肯定回答不上来。我们后期会请农业公司按应对的方案实施。”

  最难的问题出在水光项目的浮体上,一是业内担心目前浮体的寿命难以支撑25年,甚至有企业直接承认浮体使用寿命只有10年,虽然可以后期更换,但仍然不能让光伏企业满意。此外国内目前浮体产能不足。“各家组件尺寸和安装方式都不一样,所以浮体大小和固定方式也不一样,有些要单开模。”弓传河说,“而且要考虑环保的要求,要有第三方的长期监测数据。”一些业内人士几乎断定水光项目很可能没办法按时并网。

  “办法总比问题多。”弓传河最后说,“我们和华为一起开发了水光、沉陷区这样场地承载力较差环境的电气与通讯解决方案,采用组串式逆变器这样轻量化,不额外占用土地的设备。另外我们也已经找到可靠的浮体材料合作伙伴,一起研究性能更优秀的材料,很快就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0

为您推荐

友情中心